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幼儿诗歌网 > 爱的文章正文

妇产科医生|独家宠婚:军长大人太野蛮

  当然,平日里儿子朱大军不在的时候,老朱也会偷偷盯着陈小雅看,趁她喂奶的时候从她领口往里边瞄。

  不过这时候陈小雅陈小雅突然回来,这对于老朱来说可不是啥好事儿,真要被撞到自己跟女儿朱小洁瞎搞,怕是在这个家都没法抬头。

  纵使这时候憋的难受,老朱也只好跟朱小洁迅速分开。

  朱小洁虽然不懂男女之事,但也明白被人撞到会被说闲话,在老朱起身的时候,红着一张小脸,赶紧钻进了被子里。

  每次陈小雅回来,首先要看的就是大孙子,老朱猜想这次肯定也不例外,便迅速穿好了衣服,隐晦的嘱咐了朱小洁一句,然后起身打开了房门。

  果真,回到家的陈小雅在找孩子,刚从老朱房间出来,跟从朱小洁房间出来的老朱撞上了。

 文学

  “陈小雅,这大半夜的你咋回来了,开车回来了的?大军呢?”看到陈小雅,老朱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此时,陈小雅陈小雅身上穿着一身工作时的黑色小西装,里边是一件白色的衬衣打底,由于刚生过孩子的缘故,里边那两团硕大的饱满在衬衣的包裹下呼之欲出,还能闻到淡淡的奶香味。

  “嗯,我休息两天,想孩子了就回来了,大军还在城里。”

  对于老朱,陈小雅很尊敬,毫不避讳的当着老朱的面脱下了西装外套,有些热的缘故,顺便还解开了衬衣上的一颗扣子,依稀还能看到那道深邃的事业线,白皙迷人。

  如果说年轻稚嫩的朱小洁让人有征服欲,那么眼前的陈小雅无疑是能把男人魂都勾走的女人。

  “是这样啊。”老朱的目光在陈小雅饱满处略过,或许是刚跟朱小洁暧昧过的缘故,下边的硕大竟跟着弹跳了一下,吓的老朱赶紧微微弯腰。

  还好,陈小雅心里一心惦记着孩子,并没有注意到老朱的窘态,笑了笑走进了朱小洁的房间。

  这时候朱小洁在被窝里钻着,就算是没来得及穿衣服,想必陈小雅也不会发现什么,老朱稍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让老朱没想到的是,刚进入朱小洁房间,陈小雅陈小雅突然皱起了眉头。

“我,屋里什么味道啊,感觉怪怪的。”陈小雅微微挑了一下眉头,隐约觉得那种味道有些熟悉。

  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出现情潮后都会留下了一些奇怪的味道。

  陈小雅陈小雅的话让老朱心里咯噔一下,瞧了一眼在被窝里缩着的朱小洁,打了一个哈哈道:“可能是小孩刚尿床了吧。”

  虽然跟平日小孩的尿骚味有些不太一样,但听到老朱的解释后,陈小雅也并未起疑,毕竟她脑洞再大,也不会想到老朱会对自己的女儿做那种事儿,不过饶是如此,老朱心里也是有些发憷。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陈小雅抱着熟睡中的小孩回到了她平时居住的房间。

  此时,老朱下边还硬的厉害,虽然很想让朱小洁用手继续帮她弄出来,但陈小雅回来了,再继续下去显然不太妥当。

  但演戏毕竟还得演全套,朱小洁对男女之事懵懂,但是脑子不傻,老朱便特意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消炎药,让朱小洁喝下。

  本来朱小洁对老朱的居心就没有起疑,老朱拿药的举动让她喝下的举动,更是让朱小洁对自己生病的事儿深信不疑。

  如此一番之后,老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老朱却失眠了,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朱小洁稚嫩诱人的模样,好半晌下边的命根子的肿胀都没有消退,反倒是越来越严重了。

  睡不着,索性老朱就起身走出了房间,寻思躲到厕所偷偷打一枪,毕竟老是这么憋着真可难受了。

  刚走出房间门,老朱还没进到厕所,就听到陈小雅房间传出了小孩呜呜的哭声。

  小孩子平时哭哭闹闹很正常,但这次好像哭的很厉害,老朱最心疼大孙子了,也便没有去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而是朝陈小雅陈小雅房间走去。

  有了小孩之后,少不了要出去给小孩弄奶粉之类的,陈小雅也便没有了锁门的习惯,何况是在自己家里。

  老朱就那么轻轻一推,陈小雅房间的门便开了。

  进门后,老朱想要询问大孙子怎么了,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噎在了嗓子里。

  只见此时陈小雅陈小雅衬衣上的纽扣被全部解开,胸前那两团硕大的饱满敞露在外边,正抱着小孩脑袋往上边凑。

  见状,老朱迅速将门关上,退出了房间,一时心跳个不停。

  他看的很清楚,陈小雅那两坨饱满真的又大又大,虽然朱小洁的丰满也不小,但跟陈小雅这种生过孩子的女人相比,还是稍微小上了一些。

  陈小雅也没想到公公老朱会突然进来,俏脸一红,放下孩子将衬衣的纽扣急忙整好,瞧了一眼哭泣的孩子后,然后羞涩的喊:“爸,你进来吧,没事儿。”

  老朱是想要离开的,根本没想到陈小雅陈小雅会喊他,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老朱暗暗咽了口唾沫,又想到儿子,犹豫道:“陈小雅,我就不进去了,也没事儿。”

  老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烦躁的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对朱小洁有了歹念之后,好像内心深处对女人就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渴求。

  但毕竟是自己陈小雅,老朱心里还是有些分寸的。

  但让老朱万万没想到的是,听到他的回答之后,陈小雅静竟娇嗲的喊了一句:“爸,你还是进来吧,我刚好找你有事儿。”

  陈小雅似乎并不排斥他,可这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儿,难道.......

 老朱晃了晃脑袋,再次推门走了进去,这次陈小雅虽然整好了衣服,但衬衣是很修身的那种,加上她身材很是丰腴,里边也没有穿着内衣,依稀还能看到白色衬衣上凸出来的那两个小点儿。

  “陈小雅可真漂亮。”老朱心里赞叹了一句,害怕陈小雅发现他下边的帐篷,急忙弯腰坐在了床边。

  “陈小雅,你刚才说找我有事儿,有啥事儿啊?”深吸了一口陈小雅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儿,老朱强做镇定的说道,然后又急忙看向了哭泣中大孙子。

  陈小雅的目光同样也看向了小孩,迟疑了一会儿后,羞涩道:“爸,可能是我没奶,孩子饿了。”

  老朱的目光下意识的瞄向了陈小雅陈小雅胸前那两坨饱满,又肥又圆润,心里疑惑,这么大的蜜桃怎么能没奶呢。

  作为一个成年且生育过的女人,陈小雅自然注意到了老朱的目光,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但老朱平日对她还算不错,很快便掩饰住了自己的尴尬。

  “要不我去给孩子冲点儿奶粉?”老朱觉的自己现在好像变了个人,就连看到陈小雅都有种莫名的冲动,起身就想要出去冷静一下。

  不成想,这时候陈小雅陈小雅拽住了他的胳膊:“爸,我知道小孩喝过奶粉就不闹了,可孩子还小,老是喝奶粉对身体不好,我觉的还是........喂奶比较好。”

  喂奶?老朱心里疑惑,目光再一次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陈小雅胸前的饱满。

  被老朱这么看着,陈小雅觉的很不好意思,但为了孩子,还是硬着头皮道:“其实.......我有奶,可能是好久没吃过出不来。”

  陈小雅停顿了一下,想到公公平日里也是个正经人,一狠心继续说:“爸,我记得你年轻的时候不是当过行脚医生吗,你......能帮我催催奶吗?”

  老朱年轻的时候确实有两把刷子,但一次意外把人给看死了,后来就不再行医,开始种地。

陈小雅的请求让老朱有些欢喜,同时又有些纠结:“陈小雅,这.......不太妥当吧,催奶除了按摩恐怕没别的办法。”

  陈小雅是儿子朱大军的女人,老朱不想对不起儿子,但陈小雅陈小雅那对儿球真的大,让他心里真的有种想要摸上一把的冲动。

  本来陈小雅心里还有些顾忌,且听老朱这么一说反而有些放心,见孩子哭的都快没声音了,这段时间都瘦了一圈,便强做自然道:“没,没事的,你是我公公,总不可能对我这个陈小雅有啥想法吧。”

  陈小雅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老朱心头不禁有些苦涩,下边的命根子也跟着跳动了一下,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陈小雅是个很矜持的女人,但为了孩子,她还是当着老朱的面羞涩的解开了衬衣上的扣子。

  不得不说,陈小雅陈小雅确实是个尤物,那两坨硕大不但没有下垂,反而还异常的坚挺,虽然刚才不小心看到了一眼,但此时再看到,老朱的眼神依旧充满了灼热。

  “我,快开始吧,孩子还在等着。”

  陈小雅轻咬着嘴唇,惦记着孩子的安危,下意识将胸前那两坨饱满微微挺起。

 陈小雅很迷人,纵使知道此时陈小雅的举动属于无奈之举,老朱内心还是免不了充满了旖旎。

  “哎,这就开始,可能有点儿疼,陈小雅你忍一下。”为了方便用力,老朱绕到了陈小雅身后,那双糙手颤颤巍巍的朝那两团硕大凑去。

  很软,又有点儿硬硬的感觉,手感很不错,跟养女朱小洁属于完全不同的一种形状,能成熟的这么好,想必平日里没少被儿子朱大军开发。

  碰到陈小雅的硕大,老朱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冒出了龌龊的念头,意识到之后,赶紧暗骂了自己一声,急忙找起了穴位。

  多少年没行过医了,老朱有些生疏,再加上还是在陈小雅背后,他只好用手一边轻轻抚摸的陈小雅那硕大的饱满,轻轻滑动着寻找穴位。

  陈小雅心里虽然知道公公老朱是帮她催奶,但男人的手抚摸上了她的饱满,这地方只有自己丈夫朱大军碰过,此时也显的很不自然,特别是身体,下意识崩的紧紧,同时又着急的看着一旁的小孩。

  “爸,大概得多少时间?”被老朱摸着,陈小雅着急中的声音显的有些娇嗲。

  “应该很快的,陈小雅,你一边哄小孩,我一边帮你。”

  老朱也是很疼爱大孙子的,镇定下来之后,找准穴位迅速按摩了起来。

  催奶不像一般的按摩推拿,说是按,其实就是在那团饱满上轻轻揉弄,时而再捏上几下,如果没有经验,给女人的感觉倒像是被男人抚弄,而且很容易动情。

  或许是着急的缘故,心里又烦躁,没一会儿,老朱额头就冒出了汗珠,当然,同时他心里又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揉着揉着,老朱的冲动就愈发的强烈,竟萌生的想要狠狠抱住陈小雅陈小雅,把她按在床上好好疼爱一番的念头。

  也就在老朱有些控制不住的时候,陈小雅陈小雅发出了一声轻吟,紧接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白嫩可人的肌肤流淌了下来。

  老朱心里很是不舍,但大孙子还等着吃奶,察觉到之后,还是赶忙松手。

  奶水出来了,陈小雅忙抱过孩子,让那孩子的小嘴开始品尝她的汁液。

  这时候老朱该走了,可脚就跟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特别是看到小孩嘴角还流淌出来的东西,望着陈小雅陈小雅的饱满,他也好想过去尝尝,那味道一定是美妙极了。

  “哎,都一把年纪了,咋身体还越来越冲动了。”老朱心里幽叹了一口气。

  老朱年龄确实快五十了,但常年干活的缘故,身体还十分的强壮,倒像是四十出头的男人,不然亲家母陈艳霞也不会想着跟他发生些什么。

  给小孩喂过奶之后,孩子果真安静了下来,小脸蛋上还露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陈小雅对老朱心里充满了感激。

  “爸,你看,孩子不哭了,你手法真好。”

  放下孩子后,陈小雅只顾着高兴了,衬衣的扣子都忘了扣上,这一回头,胸前那两坨饱满刚好蹭在了老朱的胳膊上。

  她羞涩了一下,也没好意思急忙扣上,不然公公肯定以为自己这是在防备他,心里肯定多少会有些不舒服,羞涩中,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老朱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见陈小雅陈小雅没事儿了,就准备离开。

  陈小雅准备起身送他,没想到这一刚起身,意外竟发生了。

“嗯,疼.......”起身的时候,陈小雅发出了一声轻吟。

  “陈小雅,你咋了?”见陈小雅忽然皱起眉头,好像有点儿痛苦的样子,老朱连忙伸手扶住了陈小雅。

  陈小雅虽然不胖,但是靠在身上的感觉还是挺有肉感的,软绵绵的很舒服。

  “不知道,就是一起身,突然感觉有些胀痛,还有点儿像被扎针的感觉。”先前陈小雅胸前那两坨饱满也不舒服过,但从来没像这次这么疼,靠在老朱身上好似都没了力气。

  “该不是有硬块了吧,不应该啊。”老朱嘀咕了一句,把陈小雅重新扶到床上坐下。

  这时候老朱心里没那么多想法,只想赶紧帮陈小雅陈小雅解决痛苦,伸手便掀开了陈小雅的衬衣,用手抚摸上了那两团硕大。

  刚才老朱只顾着帮陈小雅赶紧催奶,都没能好好感受一下,这番轻轻一摸索,老朱立马发现了问题。

  在陈小雅左侧饱满的下方,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结节,应该是造成了堵塞,只是那么轻轻一捏,陈小雅便又忍不住轻吟了出来。

  “嗯,就........就是这儿。”太疼了,陈小雅都忘记了害臊,眼神苦楚的望着老朱。

  这又是一个跟陈小雅暧昧的机会,老朱心里苦涩一笑:“陈小雅,别着急,是经络堵塞,爸帮你推一会儿就好。”

  老朱没让陈小雅坐着,而是让她躺在了床上,自己微微趴着,在陈小雅的硬块上轻轻推了起来。

  开始陈小雅确实感觉有些疼,但可能是老朱真的懂医术,没多长时间,那种隐痛的感觉就消退了不少,渐渐的竟还感觉有些舒服。

  不过这时候老朱却皱起了眉头。

  “陈小雅,你跟大军多长时间没行过房事了?”按说陈小雅这样的年纪是不应该出现堵塞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那种事儿做的少,胸部缺少外部揉捏。

  问出来之后,老朱就有些后悔了,心说自己当公公的怎么能问陈小雅这种问题,可让老朱惊讶的是,陈小雅红脸思索了一会儿,竟回答了他。

  “差不多快一年了吧,有什么问题吗?”

  老朱暗暗吃惊,他想不通,陈小雅这么漂亮,儿子血气方刚的年纪咋就一年没行过房事。

  见陈小雅陈小雅似乎并不排斥他问这种问题,抚摸着陈小雅的饱满胆子不禁大了几分:“一年多没有,你的问题还是大军的问题,难道你就不想么?”

  提起这事儿陈小雅心里还真有些委屈,她一个刚生过孩子的新欢少妇怎么可能不想那种事儿,可跟朱大军在城里打工,两人工作时间根本碰不上,就算是碰上了,每次朱大军都表现的很累的样子,她也就不好意思。

  此时公公问这种问题,明明不应该回答,或许是心里压抑,陈小雅竟轻咬着嘴唇,幽幽道:“大军工作忙,想了能怎么样,忍着呗。”

  可能是被老朱揉着胸前那两坨饱满,此时又聊到了这种话题,陈小雅忽然觉得身体莫名的燥热了起来。

  反观老朱,他万万没想到,陈小雅陈小雅竟愿意跟回答她这种问题,心里就像是突然被挠了一般,在外边放着的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上了陈小雅另外一个饱满的硕大。

陈小雅疼痛位置是在左侧,老朱闲着的那只手突然抚摸上了她右侧的那个饱满,陈小雅自然是能察觉到的。

  但让老朱感到意外的是,陈小雅并没有出声阻止,反而还微闭上了眼睛。

  瞧着陈小雅陈小雅先前充满痛苦的俏脸渐渐缓和了下来,老朱原本还比较正经的按摩,没多久气血冲头后,便忍不住变成了抚摸。

  毕竟是自己陈小雅,老朱就是再冲动,脑子多少也有些理智,纵使是抚摸,也多少稍带着一些象征性的按摩。

  “陈小雅,感觉怎么样了,好点儿了吗?”老朱皱着眉头问道。

  这时候陈小雅俏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抹红晕,表情似有些迷醉的样子:“好,好多了,不过还是有点儿难受,憋的慌。”

  听到陈小雅陈小雅的话,老朱揉捏着陈小雅饱满的力度加大了几分,虽然很想再继续占便宜,但总要先解决了陈小雅的痛苦。

  当然了,这个过程老朱也充满了痛苦,身体就快像是被憋炸了一般。

  就在老朱觉的自己快控制不住的时候,陈小雅突然发出了一声迷醉的轻吟:“嗯,爸,再快一点儿。”

  在这种时候,陈小雅突然说出这句话,虽然很正常,但听到老朱耳朵里仿佛就像是一种刺激,喉咙都感觉干哑了起来。

  “是,是不是奶水快出来了?”毕竟揉捏了这么久的结节,如果陈小雅有奶水的话,一定会很快就出来。

  陈小雅害臊的嗯了一声。

  可说起来也邪门了,明明该出来了,那硕大的饱满上已经露出了充血的毛细血管,但偏偏伴随着老朱的动作,不但没出来,反而憋的更加厉害。

  这时候不光陈小雅难受,就连老朱也特别疑惑,很快老朱便想到了什么,想必是小孩吃的太少的缘故。

  见陈小雅越来越痛苦,老朱迟疑了一会儿,纠结道:“陈小雅,光按没用,怕是得吸出来。”

  “爸,那你快吸呀。”陈小雅难受的不行,说出来之后才意识到,眼前整个人是自己公公,怎么可以说出这么羞耻的话,顿时俏脸羞的通红。

  本想改口,问问老朱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就看到老朱已经将脑袋凑了过去,紧接着她便感觉浑身传来了一种熟悉而又奇妙的激动。

  没错,为了解决陈小雅陈小雅的痛苦,老朱豁出去了,已经开始用嘴巴开始吸允陈小雅那硕大的饱满,着实让陈小雅羞臊的够呛。

  但或许是太久没做过那种事儿,此时被公公吸住,陈小雅同时又觉的很是舒服。

  “公公怎么能这样,不过好像舒服多了。”陈小雅羞羞的想着,不好意思去看,索性闭上了眼睛。

  反观老朱,他做梦的都没想到,竟有一天会碰到陈小雅那硕大的饱满,更别提是吸在嘴里,那伴随着他吸允涌出来的甜甜汁液,令他浑身都膨胀了起来。

  就在老朱卖力吸着,纠结这么做对不对的时候,陈小雅的呼吸突然变的粗重了起来,娇躯还隐隐颤抖。

  那娇俏的小脸是已满是红晕,显然是有些动了情的模样。

  “嗯,好舒服。”

  好家伙,陈小雅不但动了情,还是说出了这种羞耻的话,显然陈小雅很快也便意识到了,只不过此时的老朱已经昏了头,忍不住用舌头挑弄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妇产科医生|独家宠婚:军长大人太野蛮》: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