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幼儿诗歌网 > 爱的文章正文

安全套试用员实战_打女孩子哪里最疼

陈经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放她走,要知道陈经理已经垂涎了她的美色好长一段时间了。

“陈经理,你干什么呀?”

 

白鹭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一些理智,张开樱桃小口询问着说,察觉到了那巴掌隔着衣服贴着自己,她身子也忍不住的跟着发颤了起来。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是想给你看跳操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说怎么办啊?”

 

陈经理贴的很近的询问着说,白鹭知道陈经理肯定是涩胆包天了,当下就想要拒绝,只是自己的身体又因为药物的缘故酥软成了一团,要不是锻炼的多了这会儿很有可能已经软倒在了陈经理的身上了。 

 

陈经理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要知道白鹭这样的尤物他已经是垂涎良久了,每次从单向玻璃往外面看,就能看见白鹭的那对和臀,光是看一眼就感觉再也没有办法承受得住,他喘着粗气,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文学

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太涩情了,看看这胸,看看这臀,本来就是勾引人了的,现在更是不得了了! 

 

陈经理想着白鹭这个女人就是的故意的来健身房当教练的,到时候很有可能还会勾引那些男学生出去开房也说不定。

 

这样的女人的骨子里面不就是放浪的吗?还不如先让他尝尝鲜呢!

 

陈经理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做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错误,当下便把人拉扯了过来,白鹭本来就站不稳了,这会儿跌坐在了陈经理的腿上,陈经理是很瘦,可那却很大。这会儿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鼓鼓囔囔的抵在白鹭身上。

 

健身裤薄薄的布料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抵挡得住,陈经理趁机用虽然很瘦但是十分有力量的双腿把白鹭撑开,白鹭被迫无奈,顿时门户大开。

 

虽然还穿着健美裤,可是隔着裤子感觉到了触感,让白鹭浑身发颤,白鹭脑袋都是“嗡嗡”的发热的,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

 

“陈经理,你不可以这样做的……”

 

“你说什么呢?是你突然软在我身上了,白鹭,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我给你看看?”

 

陈经理说完,把手伸进了白鹭的衣服里面,顺着摸着白鹭那马甲线,美好的触感让陈经理忍不住的喘着粗气,他沉下了一双眼睛来:

 

“这里是不是生病了呀?”

 

陈经理的手一路朝着上面去,手指贴在白鹭的衣内衣边上,滑溜一下就塞进去了,一手握住,还没等陈经理开始呢,就已经起来了。

 

陈经理咬着牙说:

“瘙货!还装什么矜持!你是不是来感觉了?”

 

白鹭紧紧的贴着陈经理的西装裤,只觉得越发的空虚起来,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缘故,她感觉格外的空虚,迫切的想要某些来填满她。

 

白鹭被陈经理的手揉的娇喘连连,面红耳赤,尽管白鹭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这种陌生的刺激还是让她觉得分外的带感。 

 

“反正我已经吃了药了,这不是我要背叛志明,是陈经理卑鄙无耻想要和我做的,我怎么可能是一个男人的对手?”

 

她在心中这样和自己开脱,于是在陈经理一把抓住她穿在健美裤里面的那一件类似于丁字裤的内裤,一把拉住,正好卡在了她之间,她只觉得一种电流一般的舒服在一瞬间席卷而来。 

 

白鹭迷离着双眼,沉浸在是舒服之中,陈经理看见白鹭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不禁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就知道你不是什么贞洁女人了!天天穿的那么瘙就是给男人看的吧?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好空荡啊?痒不痒啊?”

 

白鹭被陈经理的荤话弄的面红耳赤,她想要增加快乐,可是陈经理根本就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反而越发变本加厉的折磨白鹭。

 

白鹭很快就觉得快到顶端了,可能是因为药物的缘故,她的身体特别容易来事,没几下就觉得呼吸不顺畅了,她双眼迷离了起来,很快奔涌,白鹭哆嗦一下,居然就这么到达顶点了……

 

陈经理感觉到了,忍不住的冷笑着说:

 

“果然是荡妇!看看我怎么治理你!”

陈经理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白鹭的裤子给拉下来,白鹭去了一次之后觉得身体的热度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感觉更来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蔓延而来。

 

白鹭已经认命了,甚至还要投入到其中享受一番,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过来了一阵敲门声:

 

“陈经理,陈经理,外面有人找你。”

 

没想到那么晚还有人找他,陈经理十分的生气,看着到嘴的肉要飞了,可是又不能不出去,他只好强忍着怒火:

 

“好,我现在就出去。”

 

然后十分麻利的把电脑关了,白鹭腿软的站了起来,浑身还在发热,可还是能走路的,当下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陈经理从屋子里面走出去之后,就看见苏苏站在外面,苏苏脸上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戴着眼镜有点呆板,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颇有些奇怪:

 

“我还以为白姐姐已经回去了呢,没有想到是跟陈经理在办公室里面,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两个了?真是对不起。”

 

白鹭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搭理苏苏,但还是挣扎着走了出去,陈经理看见到嘴的鸭子飞了之后非常的生气,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身材娇小的苏苏,心中的邪念升腾而起,随后和苏苏说道:

 

“你先在办公室里面等我一下,我等一下就回来。”

 

苏苏不疑有他,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在屋子里面到底是做什么,但是还是乖乖的在办公室里等着陈经理回来。

 

是商场里面的人和陈经理商议着过一段时间跳操的宣传,陈经理心里面非常的操蛋,如果是这些东西的话,随便告诉他不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这么晚了才和他说?他有些没好气的点了点头,心中的那一股火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下去。

 

白鹭慌忙的走到了电梯那里,摁了下电梯的按钮,随后寻思着,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中了什么药,可是,既然是这种助性的药物的话,那应该很快就能够解得了。

 

只是刚刚舒服了一次之后,让她觉得身体越发的灼热起来,她没有办法,只好跑到了旁边24小时便利店里面,花钱买了两大桶一升的水。

 

买好了水之后,她立刻就坐在马路的公共椅子上面,打开了水的瓶盖,咕嘟咕嘟的往下吞咽着,喝了好多水,身体的热度才逐渐的消退了下去,头脑这个时候也变得分外清醒了起来。

 

刚才真的好险呀,如果不是苏苏在外面叫了一声,很可能他现在已经在里面和陈经理打得火热了。

 

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感谢这小丫头片子呢?还是觉得她打搅了好事,如果苏苏没有出现,她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和陈经理做了……

 

做完了之后还能在心里面找为自己开脱的话,白鹭想到这里又气恼了,她喝下去了大半瓶的水,一股尿意席卷而来,她匆忙的走到了旁边去上了一个卫生间,这才觉得身体舒服了一些,那种发热的感觉也消退了不少。

 

清醒之后,她觉得刚才的一切实在是有那么一些荒唐。

 

不过陈经理是个好涩之徒,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之前他还看见陈经理追求过一个身材不错的学生,不过那一个学生嫌弃陈经理瘦的像竹竿一样,一点都看不上,最后面拒绝了陈经理的求爱,陈经理的性格十分古怪,可是却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家里面十分的有钱。

 

而且这个健身房还是陈经理自己有股份的,这要是巴结上了陈经理这个大款的话,之后的好日子怎么可能会少得了呢?

 

但是,白鹭怎么说都是一个有夫之妇,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心中有些庆幸之外,又有那么一点落寞,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有点丢人。

 

陈经理回到了办公室里面,看见苏苏正中规中局的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着一个小学徒,工作认认真真,而且长相其实就是平平无奇。

 

陈经理手头上面还有那种小药片,于是又握了一颗在自己的手中,走过去的时候拍了一把苏苏的肩膀,并和苏苏说道:

 

“最近这段时间我看你好像是挺卖力的,一直都跟在白鹭的身边,有没有觉得学到了什么东西呀?”

 

苏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面,不知道这股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她又呼吸了几下,觉得很香很甜。

 

那股味道钻进自己的鼻腔里面,没有多久,苏苏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在身体里面流窜着,她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拉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感觉热了起来,头脑昏沉之前她还十分天真的问了一句:

 

“陈经理,你这里是不是没有开空调啊?好闷好热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安全套试用员实战_打女孩子哪里最疼》: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