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幼儿诗歌网 > 爱的文章正文

大侠练成记

悬崖上有一个男孩在那坐着,男孩身穿一身灰色长袍,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小小的眼睛注视着下面的整个村子,干净的街道,整齐的房子,村子四面环山,北边是层层的梯田,能看见梯田上的村民在劳作,东边是凤凰山,是一片深林,深邃而神秘,西边是白头山,因为山的顶部常年积雪,像老人的头发一样,所以得名白头山,南边就是男孩正在坐着的悬崖。这个村子叫华夏村,这个男孩名字叫做张百万。

从白头山上留下的水成为了一条清澈的小河,这条小河从村子中间穿过,河里有许多孩子在嬉戏,时不时

的传出阵阵欢笑和尖叫。孩子的妈妈们在河边用木棍拍打着衣服。一切都显的那么和谐跟安逸。

张百万正沉浸在村子的祥和中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哎,百万,你叫我来,我来了,有话快说,我还要回去练武呢”。女孩没好气的说道。

张百万激动的站了起来,看着女孩,女孩长的很漂亮,细细的眉,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穿着一身粉色长群,白色的布鞋,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像仙女一样,她也是张百万一直暗暗喜欢的女孩。

女孩名叫王尚菲,是村里第二大家族族长王天雷的女儿,村子里一共有多家族,其中最大的是张姓家族,然后是王姓,之后是孙姓,李姓,周姓,赵姓。张百万虽然是张姓家族中的人,但却是一个无名小卒,长相平平,从没被女生表白过,功夫平平,每次功夫测试成绩都是垫底。智力平平,老师教的功夫别人十天能掌握他要一个月。总之毫无过人之处。

“菲菲,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说件事,但是我不好意思说,但是我要是不说,憋在心里实在是难受,菲菲,我,我,喜欢你”。

女孩被他说的话瞬间说的不好意思了,小脸红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站在原地一直用脚使劲捻着地上的土,似乎心里在挣扎着什么。

张百万看女孩在那扭扭捏捏有点不耐烦的说:“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强求你了,好了,我要走了”。

女孩见张百万真的要走,心里很是着急,忽然扑到了张百万的怀里,含情脉脉的看着张百万,然后小声的说道:“百万,我愿意我愿意,我也喜欢你,”然后闭上眼睛慢慢将嘴靠近张百万的嘴,张百万也慢慢的闭上眼睛,二人站在悬崖上在远处夕阳的映衬下拥吻着,浪漫极了。只是百万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对劲,菲菲的嘴里味道不如想象中的好,有很浓的大蒜味儿。

“啪——啪”

张百万瞬间觉得脸很疼,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床边站着一个男孩,男孩长的很有特点,黑黑的皮肤,浓眉大眼,五官菱角分明,男孩怒气匆匆的看着张百万。这个男孩正是从小跟他一起玩到大的死党孙武。他是孙姓家族的孩子,为人非常仗义,是张百万唯一的朋友,因为没人瞧的起张百万,也都不喜欢跟他这种不求上进的人交朋友。

张百万捂着脸,睡惺惺的说道:“孙武,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站在那干什么啊?”

看着孙武表情不对接着又说;“孙武,你怎么了,大清早的谁惹你了?”

孙武依然气哄哄的看着张百万,“你小子我发现是越来越变态了,我本来打算叫你一起上学去,可我刚到床边,你就把我抱住,抱住也就算了,你还亲我,亲我也算了,你还亲了我的嘴,亲我的嘴,我还能忍受,可可你你你竟然还伸舌头?”

张百万惊吓的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喊:“什么,我刚才亲的是你,我明明亲的是……”。

孙武忽然飞起身扑向张百万,张百万躲闪不急,被孙武扑倒在床,孙武用手捂住他的嘴,瞪大眼睛,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恶狠狠的说道:“张百万,我警告你,你变态,我可不变态,如果你在这么大声的喊,我发誓,我会杀了你。不信你在喊喊看”

张百万点点头,示意不喊了,

孙武慢慢的从张百万身上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

张百万起身坐在床上,摸着脑袋,想想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原来自己刚才是在做梦,抬头又看了看孙武,联想了一下刚才的画面,顿时胃部有一股东西涌上,张百万连鞋都来不及穿捂着嘴就跑向了茅房。

孙武看着张百万的样子,一脸不满的,对茅房方向说:“是你亲的我,伸舌头的是你,你还嫌我恶心,我还嫌你恶心呢!什么人啊这是!赶紧吐,今天学校先生要从我们这辈人里选一些人去村后的凤凰山修炼,你不会忘了吧”。

张百万从茅房走了出来,捂着嘴说:“我当然忘不了啊,说实话我并不想去什么山修炼,也不想当村里的什么什么刀客,我只想以后当一名菜农,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所以我希望不要选我。”张百万边穿鞋边说道。

“看你那点出息一点也不像男人,我就不像你,我的梦想就是成为现在首领张百忍那样的男人,拥有盖世武功,保护村子,保护我爱的人们。”孙武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像放出光芒一样。

张百万看着孙武说这一番话,他觉得孙武并不是白日做梦,他是学校里实力比较超群的一个,武功很好,精通很多刀法,是这一辈孩子中的佼佼者。

“是是是,你是真男人,你理想伟大,我们走吧”。张百万表示佩服的说道。

二人走到院子里,一位白发白胡子的,一身灰色长袍的老者闭着眼睛坐在的摇椅上,手中拿着一个小砂壶,时不时的抿上一口,这位老者是张百万的爷爷,也是他唯一一个亲人。张百万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都是从爷爷抚养长大,张百万不想进山修炼成为刀客一大部分原因是不想丢下爷爷不管,他想在爷爷身边一直照顾他。

“爷爷,我和孙武上学去了”

爷爷睁开眼,看了张百万一眼,然后说道:“哦,去吧,路上小心点”。

“恩,爷爷再见”孙武和张百万一起说。

张百万和孙武走出门口,张百万看着孙武,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的样子。孙武被张百万支支吾吾的样子弄的有点心里发毛,然后对张百万问道:“你有事啊,有事你就说,别老看着我,特别扭”.

张百万嘴角上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孙武说道:“我要是说了,你可别急眼啊,

“你说不说,我大男人心眼哪那么小。”

“那好吧,额……,你今早是不是吃大蒜了,弄的我嘴里都是大蒜味儿。”

孙武听完顿时脸红的跟下锅的螃蟹一样,心想:好小子,哪壶不开你提哪壶啊,刚要抬脚踢张百万,却发现他早已跑出了很远。

张百万在前面叫嚣着:“你不是说我在提这事就杀了我么,来啊,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杀,哈哈哈哈”。

孙武气的青筋又露了出来,大骂道:“百万你个禽兽,我一定要杀了你。”

孙武说完以最快的速度追向张百万。

学校是在村子的最东边,后面就是历代战士的修炼地,凤凰山,村子每年会有很多刀客死于沙场,说到死于沙场并非是村子派人去侵略别的民族,而是一直都有别的民族来进攻村子,张百万的父亲也都是死于一场战斗,对于百万父亲的事谁都没提起过,包括张百万的爷爷,因为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至于为什么总是有入侵者,我们后面详细说明。

张百万捂着自己的脑袋和孙武一起走到了学校门口,孙武把他收拾的不轻,从捂着脑袋的痛苦表情就能看的出来。张百万正要走进学校的时候,孙武拉住了他,表情严肃的,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对张百万威胁道:“我可再警告你一次,在学校不要瞎说,我的名誉可比你的命都值钱,你要是瞎说,哼哼,我就把你打的让你爷爷都认不出来,听明白了么?”

张百万捂着脑袋,害怕的看着孙武说道:“是是是,我知道了,我再也不瞎说了,我错了。

“嗯,这还差不多,走吧”。孙武满意的说道。

张百万和孙武来到学校的教室,教室很大,是全木质的结构,整个教室没有用一个钉子,木与木之间都是靠楔子固定,而且教室是几百年前的祖先们建造的,一直很牢固,不的不钦佩老祖先们的手巧和智慧。

教室里讲台处做了三个人,一个满头白发,白色的眉毛,眉毛很长,像一位仙人一样静静的坐着。还有一个光头,面目狰狞,身材魁梧健壮,身高大概有10尺,拳头有普通人那么大,很是吓人。光头身边的是一位身材也比较健壮,但是身高却只有5尺,长发遮住了半边脸,手中一直紧握着一把长刀。这几个人就是平时教他们学问的“先知”张真人,拳法老师“铁拳“孙坚,刀法老师“快刀”周光。。老师们的表情很严肃,下面的学生们也不敢说话,教室里鸦雀无声,空气好像凝结了一般。

这时铁拳孙坚忽然张嘴说话了:“这张百万和孙武这两个兔崽子怎么还没来,一会来了,我非要让他们尝尝我铁拳的厉害。”

张真人和周光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张百万飞了进来,趴在了地上,带着哭腔的:“我错了,我这回再也不说了,我腰都折了这回。”

孙武脸红脖子粗跑了进来,大喊道:“我告诉你张百万,你要是在说今早把我给亲了,我就杀了你。”

突然下面的学生了都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教室里顿时气氛好像从零度上升到100度一样,都沸腾了。上面的坐的老师,张真人也哈哈大笑起来,周光头发挡着半边脸,似笑似不笑的,只有孙坚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一拍桌子,大吼一声:“放肆,”

张百万和孙武只顾打闹,忘了老师和同学们都在教室里,张百万趴在地上,把头向老师的方向一转,顿时冷汗直流,这几个老师,除张真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主啊。

孙武看看了老师们表情,又看了看同学的表情,有嘲笑,有幸灾乐祸,恨不得赶紧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可转念一想,得想个办法,挽回一点局面。孙武上前把张百万服了起来。然后面对老师们说:“对不起,老师,我们就是教室里气氛太安静了,所以我们两个就是想缓解一下气氛而已。”

“你们两个先回自己坐位上去,一会我在找你们算账。”孙坚严厉的说道。

张百万和孙武伸了伸舌头,回到自己的位子,张百万路过王尚菲的身边时看了看她,她就没有看他,想起做的梦自己只能笑一笑,现实中的王尚菲对她这种人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更别说喜欢了,所以张百万也只能做做梦了。

《大侠练成记》: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